宇文直
宇文直,字豆罗突,北周文帝宇文泰第六子,北周武帝宇文邕同母弟,母文宣皇后叱奴氏。西魏恭帝三年(556年),封秦郡公,食邑一千户。武成初年,外出镇守蒲州,任大将军,晋封卫国公,食邑一万户。保定初年,任雍州牧,随即升任柱国,转任大司空,出任襄州总管。天和年间,陈国湘州刺史华皎举州前来归附,诏命宇文直督率绥德公陆通、大将军田弘、权景宣、元定等出兵支援,在沌口与陈国将领淳于量、吴明彻等人作战。宇文直失利,元定投奔长江以南。宇文直论罪免官。宇文直是宇文邕的同母弟弟,为人浮薄诡诈,贪狠无赖。由于晋公宇文护执政,就亲近宇文护,而对帝怀有二心。从沌口回来后,宇文直因免官而恼怒,又请求皇帝授官,希望得到职位。宇文邕早就有处死宇文护的意思,于是与宇文直谋划。处死宇文护后,宇文邕任命齐王宇文宪为大冢宰。宇文直很失望,又请求授为大司马,打算总领兵马,独揽威权。宇文邕猜到他的心意,就对他说:“你们兄弟长幼有序,难道让你反居下列吗?”于是任命宇文直为大司徒。建德三年(574年),晋封为王。当初,宇文邕把宇文直的宅第改为东宫,让宇文直自己选择住所。宇文直看遍各处官署,没有中意的,到废弃的陟屺佛寺,打算住进去。齐王宇文宪对他说:“兄弟的儿女们成长,按理说住处应当宽大一些,这个寺院太狭小,不宜居住。”宇文直说:“我这一个身子尚且容不下,还用说儿女们!”宇文宪感到奇怪,也有点怀疑。宇文直曾经跟从宇文邕围猎,在队伍里乱跑,宇文邕发怒,当众鞭打他。宇文直从此更加怨恨。等到宇文邕驾幸云阳宫时,宇文直留在京师,起兵反叛,进攻肃章门。司武尉迟运关门抵抗,宇文直无法进入。宇文直于是逃走,在荆州被追上捉住,废为平民,囚禁在另一处宫殿里。不久又图谋反叛,被处死。

西魏恭帝三年(556年),封秦郡公,食邑一千户。武成初年,外出镇守蒲州,任大将军,晋封卫国公,食邑一万户。保定初年,任雍州牧,随即升任柱国,转任大司空,出任襄州总管。天和年间,陈国湘州刺史华皎举州前来归附,诏命宇文直督率绥德公陆通、大将军田弘、权景宣、元定等出兵支援,在沌口与陈国将领淳于量、吴明彻等人作战。宇文直失利,元定投奔长江以南。

宇文直论罪免官。宇文直是宇文邕的同母弟弟,为人浮薄诡诈,贪狠无赖。由于晋公宇文护执政,就亲近宇文护,而对哥哥怀有二心。从沌口回来后,宇文直因免官而恼怒,请求皇帝授官,希望得到职位。宇文邕早就有处死宇文护的意思,于是与宇文直谋划。处死宇文护后,宇文邕任命齐王宇文宪为大冢宰。宇文直很失望,请求授为大司马,打算总领兵马,独揽威权。宇文邕猜到他的心意,就对他说:“你们兄弟长幼有序,难道让你反居下列吗?”于是任命宇文直为大司徒。

建德三年(574年),晋封为王。当初,宇文邕把宇文直的宅第改为东宫,让宇文直自己选择住所。宇文直看遍各处官署,没有中意的,到废弃的陟屺佛寺,打算住进去。齐王宇文宪对他说:“兄弟的儿女们成长,按理说住处应当宽大一些,这个寺院太狭小,不宜居住。”宇文直说:“我这一个身子尚且容不下,还用说儿女们!”宇文宪感到奇怪,也有点怀疑。宇文直曾经跟从宇文邕围猎,在队伍里乱跑,宇文邕发怒,当众鞭打他。宇文直从此更加怨恨。

宇文邕驾幸云阳宫时,宇文直留在京师,起兵反叛,进攻肃章门。司武尉迟运关门抵抗,宇文直无法进入。宇文直于是逃走,在荆州被追上捉住,废为平民,囚禁在另一处宫殿里。不久,图谋反叛,被处死。

《周书·卷十三·列传第五》:卫剌王直,字豆罗突。魏恭帝三年,封秦郡公,邑一千户。武成初,出镇蒲州,拜大将军,进卫国公,邑万户。保定初,为雍州牧,寻进位柱国,转大司空,出为襄州总管。天和中,陈湘州刺史华皎举州来附。诏直督绥德公陆通、大将军田弘、权景宣、元定等兵赴援,与陈将淳于量、吴明彻等战于沌口。直军不利,元定遂没江南。直坐免官。直高祖母弟,性浮诡,贪狠无赖。以晋公护执政,遂贰于帝而昵护。及沌口还,愠于免黜,又请帝除之,冀得其位。帝夙有诛护之意,遂与直谋之。及护诛,帝乃以齐王宪为大冢宰。直既乖本望,又请为大司马,意欲总知戎马,得擅威权。帝揣知其意,谓之曰:"汝兄弟长幼有序,宁可反居下列也?"乃以直为大司徒。建德三年,进爵为王。初,高祖以直第为东宫,更使直自择所居。直历观府署,无称意者,至废陟屺佛寺,欲居之。齐王宪谓直曰:"弟儿女成长,理须宽博,此寺褊小,讵是所宜。"直曰:"一身尚不自容,何论儿女!"宪怪而疑之。直尝从帝校猎而乱行,帝怒,对众挞之。自是愤怨滋甚。及帝幸云阳宫,直在京师,举兵反,攻肃章门。司武尉迟运闭门拒守,直不得入。语在《运传》。直遂遁走,追至荆州,获之,免为庶人,囚于别宫。寻而更有异志,遂诛之,及其子贺、宾、塞、响、贾、秘、津、乾理、乾璪、乾悰等十人,国除。